时隔一个月,中信证券(600030.SH)再次站上风口浪尖。

事件的导火索是会计大V“马靖昊说会计”转帖内容“股民要求彻查中信证券”。根据“马靖昊说会计”的微博信息,一个是已经被定性为造假的左江科技,一个是高价发行典型的禾迈股份,中介机构都是中信证券。而近期也有多家媒体报道显示,去年全年,中信证券保荐了30家IPO,其中有22家已跌破发行价,破发率高达73%。

与此同时,中信证券保荐的联纲光电更新了招股书并回复了深交所的第二轮问询,但回复的内容却拒绝披露相关持股信息,并上演了一场“逼宫交易所”的戏码,这也让投资者大感意外。

联手保荐方“逼宫交易所"? 

公开信息显示,深交所2023年6月28日受理联纲光电IPO,7月19日就发出了第一轮问询函,当年9月19日联纲光电回复了第一轮问询函。2023年11月17日深交所发出了第二轮问询函,问询的核心问题之一,有关公司治理。

招股书显示,联纲光电由徐家兄弟和家族成员掌控,整个家族(徐家兄弟和各自妻子)占公司股份的98%,发行公众股占公司股份25.81%以后,整个家族占公司股份的72.7%。

深交所要求中联纲光电解释,大股东及其直系亲属持股高达98%,这样的治理结构如何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不料,联纲光电给出的《第二轮审核问询函回复报告》里,列出表格,举证称这两年A股上市,控制人和关联人持股高达90%以上就有8家,还有1家高达100%。

对此,保荐人中信证券及发行人律师在核查意见中,与上述联纲光电的表述近乎完全一致。

今年已有7家IPO申报撤回 

媒体报道显示,2024年,中信证券保荐或承销的拟上市企业,有7家撤回IPO申报。2月6日,上交所下发关于终止对认养一头牛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认养一头牛”)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主板上市审核的决定,原因是该公司保荐人中信证券向上交所提交了撤销保荐申请。

在IPO的过程中,认养一头牛的“认养奶牛模式”遭到监管质疑。2023年1月,证监会对该公司申报IPO发回反馈意见,提出48个问题,包括要求补充披露认养奶牛相关业务模式的具体情况,“客户获取、业务开拓是否涉及传销”、“是否属于以代养殖、租养殖、联合养殖等方式非法吸收资金”、“是否涉及非法集资或非法公开发行业务”、“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

对此,业内认为,认养一头牛是带病闯关。

除了认养一头牛,今年以来中信证券担任保荐机构的IPO项目中,还有其他6个项目主动终止了申报,撤单数量在所有券商中最多。从所属行业看,这些撤单企业涵盖食品、专用设备制造、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医药制造、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行业,合计募资金额74.9亿元。

以深圳博纳精密给药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博纳精密”)为例,2023年6月,深交所受理了该公司IPO申报材料,并于2023年7月、10月发出两轮问询函。2023年12月13日,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发出对第二轮问询函的回复报告后,才过了两周时间,2023年12月29日,博纳精密与中信证券便向深交所申请撤回申报材料,终止了申报。

在中信证券过往保荐的项目中,也存在执业质量不高,项目业绩变脸、财务造假问题。

近日,中信证券就因所保荐的恒逸石化可转债项目业绩变脸收到监管警示函。证监会指出,经查,发现中信证券保荐的恒逸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人)可转债项目,发行人证券发行上市当年即亏损、营业利润比上年下滑50%以上。按照《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207号)第七十条的规定,决定对中信证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

此外,中信证券保荐的力源科技(688565.SH),2021年上市当年就通过提前确认11个水处理项目进度的方式,涉嫌虚增营业收入和利润,其中:2021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近1.04亿元、虚增利润总额2700万余元,分别占当期披露金额的24.71%和6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