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行业格局重塑加速,光伏巨头们已开始第二轮扩产。面对依旧态度谨慎的资本市场,谁能拿下项目并靠自有资金履约,才能最后留在牌桌。

图片

宁德时代供应商“割爱”光伏项目。

3月18日,海源复材宣布,鉴于光伏行业及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决定中止与全椒政府的项目合作。

该项目最早于2022年底官宣,海源复材全资子公司将在安徽滁州建设光伏产业基地,预计总投资超过80亿元。而彼时海源复材总资产仅为12.28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仅约为7000万元。

而在“锁价定增”被按暂停后,这场投资额远超市值的借壳盛宴也只能作罢,海源复材不得不将运营公司拱手让人,换取流动性。

而这个电池项目,正是加速转型中的爱旭迫切需要的。据不完全统计,光是2024年,公司已宣布超180亿电池投资计划。

随着光伏产业链价格趋于稳定,光伏行业巨头如通威股份、隆基绿能相继宣布扩产,预示着行业洗牌进入下半场,未来行业集中度有望提升。

然而在产能过剩和价格战的背景下,光伏行业的直接融资通道收紧,企业更多依赖自身造血能力或间接融资,平衡扩产与盈利节奏成为新挑战。

爱旭方面,去年的净利润同比下降近七成,第四季度预计亏损超过10亿元。是否能消化上述百亿级投资计划,还需看未来业绩表现,有待进一步观察。

图片

3800万接盘60亿项目

3月18日,“宁德时代供应商”海源复材宣布,鉴于在滁州项目推进过程中,光伏行业及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决定与全椒政府中止项目合作。全椒县人民政府退还已支付的1000万元代建保证金。

公司董事会在第六届第三次会议上通过了终止投资合作协议并转让全资子公司滁州赛维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滁州能源”)100%股权的议案,转让价格为3800万元,受让方为浙江爱旭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爱旭科技”)。

此次转让完成后,海源复材将不再持有滁州能源的股权,爱旭科技由此获得滁州能源的实施主体。

爱旭科技在次日发布公告,宣布与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人民政府签署了年产25GW高效光伏电池项目的投资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计划投资建设第一期年产15GW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产能项目。项目预计总投资额达60亿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含政府代建部分)约48亿元,铺底及营运流动资金约12亿元。

海源复材方面,董事长甘胜泉于20日公开表示,因目前光伏市场TOPCon电池及组件产能过剩,公司决定终止在滁州市全椒县建设的光伏项目建设,但他强调公司不会放弃光伏业务。

据悉,海源复材的滁州项目始于2022年,公司在2022年12月22日和2023年1月9日的第五届董事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及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了对外投资15GW N型高效光伏电池及3GW高效光伏组件项目的议案。项目原计划分两期进行,一期建设10GW TOPCon高效光伏电池项目,二期建设5GW HJT超高效光伏电池及3GW高效光伏组件项目。

海源复材,前身为福建海源复合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营复合材料轻量化和机械装备两大板块,自2010年在深圳中小板挂牌以来业绩不佳,后因连续巨亏ST。

2020年,赣商甘胜泉通过昔日光伏龙头赛维电力,溢价超六成控股上市公司,后者曾是世界最大的多晶硅片制造商。2022年完成过户后,甘胜泉高调推进光伏转型,有市场猜测其将向上市公司注入N型电池资产,但这一万众瞩目的项目如今却拱手让人。

此外,根据海源复材在3月14日投资者交流平台上的答复,公司是宁德时代的供应商,并与吉利合作汽车轻量化业务的产品。

图片

再造几个自己

上述交易只是“暴力扩产”的一个缩影。

仅最近两个月,爱旭股份已宣布三笔电池项目投资,总涉金额高达187亿元。

具体来看,2月25日,爱旭股份发布公告,董事会已批准一项百亿级投资计划,用于在济南建设新的产能,预计2025年上半年投产。项目一期总投资金额约99.78亿元,这一数字几乎与爱旭股份的净资产持平,包括固定资产投资74.98亿元和铺底,及运营流动资金24.8亿元。

根据与济南市政府签署的战略合作协定,爱旭股份计划在济南新旧动能转换起步区分三期建设30GW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项目及其配套的30GW组件项目,项目总规划金额为360亿元,远超爱旭股份278亿元的市值。

作为爱旭股份全资子公司,山东爱旭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将承担项目的投资运营和管理。公司在公告中指出,尽管光伏行业市场竞争激烈,产品价格波动较大,且未来市场环境存在不确定性,但公司计划通过多种筹资方式来应对潜在的挑战和风险。

资金筹措方面,爱旭股份计划利用日常经营自有资金(含票据)、政府补助和金融机构融资等多种渠道。根据公司对上述投资项目的测算,预计自有资金将占投资资金的25%至35%,金融机构借款约占40%至45%;而济南政府补助约占25%—30%,大概25亿-30亿左右。

此外,3月13日,爱旭股份宣布将投资27.15亿元,用于升级浙江义乌基地现有的25GW PERC电池产能。

除了在电池片环节进行大规模扩产,爱旭股份还在上游硅料环节持续布局。

公司在2022年12月和2023年3月分别计划投资3.85亿元和2.5亿元参股硅料制造商青海丽豪和硅片制造厂高景太阳能,并出资3.5亿元间接入股亚洲硅业,进一步加码其在硅料领域的投资。

图片

231亿负债

然而,对于爱旭股份而言,完成上述投资计划并非易事。

截至去年第三季度,公司的货币资金为48.82亿元,总负债高达231亿元,导致资产负债率升至69.8%。

今年1月31日,爱旭股份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全年净利润预计在7.35亿至7.75亿元之间,较上年同期减少15.5至15.9亿元,同比下降66.71%至68.43%。由于前三季度净利润为18亿元,第四季度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在11.12亿至11.52亿元之间,几乎相当于2022年净利润的一半。

公司回应中,业绩下滑的原因主要是光伏技术不断推陈出新,产业链价格整体震荡下行,特别是第四季度行业竞争加剧,产品价格快速下跌;以及固定资产减值准备和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对第四季度业绩带来较大影响。

爱旭股份自2009年成立以来,已在佛山、义乌、天津、珠海等地建立生产基地,并自2017年起推出管式PERC电池技术。并于2019年借壳上市,2020年率先量产210mm尺寸电池,推动了大尺寸电池在行业的普及,逐渐成为PERC电池领域的龙头企业。截至2023年,爱旭股份的电池出货量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通威。

资本化方面,早在2009年,IDG资本主导了珠海爱旭的天使轮融资。2017年进一步加大投资力度,通过“义乌奇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向爱旭股份注资9.53亿元,一举拿下41.34%的股份,成为公司最大的机构股东。而“义乌奇光”的LP名单中,湖北、北京、重庆、杭州、无锡、天津、珠海等多地国资赫然在列。

此后,爱旭、IDG还与珠海国资“华发集团”联手,吸引了高景太阳能、青海丽豪等相关产业链企业入驻,在珠三角孵化出了一个光伏产业集群。

然而,对P型产能的优势也同时是产品业务单一的桎梏,爱旭股份总收入中电池片占到97.68%,极易受到产业链价格波动的影响。因此,公司决定转向N型产能,特别是组件产能的投建,以寻求业务增长点。

2023年,公司宣布的ABC电池项目投资额合计高达606.61亿元,目前宣称拥有61GW电池产能及25GW ABC组件产能。

行业格局重塑进行时,对于爱旭股份而言,在2024年产能过剩问题未缓解的情况下,公司无疑面临着更严峻的考验。